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两性情感 > 都市情感 > 内容正文

男人多疑心理 聪明女人如何面对

  日本现代著各作家高见顺的小说《生命树》里有这样一段情节:某酒吧女招待交上了一个男友,此人想方设法了解到她过去曾有一个情人,并被其割破了脸。 于是,当此人夜里梦见她与旧情人同床共眠,便粗鲁地摇醒她并质问道:“你一直都在想着他,他身上一定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吸引你!”这个女招待伤心地说:“他 只不过割破了我一块脸皮,但是,你比他更残忍!”

  许多男人在跟恋爱对象关系发展到一定程度后,都会这样询问:“你跟我来往之前,喜欢过谁?他是干什么的?”“那是多久以前的事?你们的关系发展到什 么程度?”这种追问的口气,有时厉害得像是个“辨其扑朔,澄其迷离”的办案刑警,有时却柔和得像慈祥的祖母。这就是男人!这种对女人的过去纠缠不休的习 癖,到底是由何而来?

  当双方都陷入情网时,女性对探索男人的过去兴趣不浓,而男性对女人的过去,却兴致勃勃,不问个水落石出,是不会甘心的,为什么男人有这样的心理行为呢?

  第一,这表示男性疑火之烈超女性。有人认为,猜忌是女性的专利,这实在是一种错误的观点,许多男性的猜忌之心更甚于女性。莎士比亚有一部名剧叫《奥赛罗》,其主人公奥赛罗因为猜忌其妻子与其他男人有过来往,竟然活活将其扼死。

  第二,男性的独占欲望极强。假如目前她已是他的女朋友,但男人对眼前这种独占犹感不足,就连她的“过去”也想据 为已有,即使明知这是不现实的事,也硬要如此,这种欲望如果达到恶胜膨胀,就会产生一些不正常的现象。例如,女友跟他的家庭、朋友亲近,他就一脸不悦,甚 至看她喜欢一只尖嘴狗,他也要拉下脸来。也就是说,只准她关怀他,最好丝毫不关心他以外的任何人。

  这种近乎变态心理所产生的结果,有时很吓人的。意大利象征主义诗人邓南遮,在他的代表作《死的胜利》里就描写了这样的一位男主角——他为了永远占有 女主角,竟然逼她与自己一起殉情。许多当代青年知识分子,对建立家庭之后生孩子感到很恐惧,他们认为一旦有了孩子,妻子就会把对自己的感情的大部分转移到 孩子身上,这是他们不情愿的。许多男人竟然认为孩子是影响夫妻感情的“第三者”。由此可见,男人的占有欲强烈到多么惊人的程度。

  第三,许多男人认为,探究女友的过去,处理自己的婚前财产,是自己的一种权利,所以,他们百般胡思乱想女人会出现的可能性丝毫不觉得自己度量狭小,而不觉得难为情,这样的男人比比皆是。而女性则不同,她们只重视男朋友的现在和将来,对他们的过去,财产虽然也感兴趣,但总不仅男性那样爱刨根问底。

  她们或许这样想:“就算他过去有过什么风流铁事,把它挂在心上又能怎样呢?还不是白费精神!”女人之所以能有这种宽容心理,主要是因为社会对男人的 宽容影响了她们。传统的社会观念对男人的要求不是那么严格的,男人可以讨几房太太,男人可以上妓院,男人可以捧旦角,以至于女人对男人的风流只能睁一只眼 闭一只限,只求对自己好就心满意足了。

  现代女人对男人的认识还留有过去的影子,要说有进步,就是要求男性现在和将来相对安分守己一些,而对男人的过去,一般就不去追究了。而传统社会对女 人的要求却严格到苛刻的程度,以至于到现在还有大量男人认为自己有权知道爱人的一切生活经历。因此,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现象:一个很好的女孩可以嫁给 一个过去很坏的男人,而一个男人却不会娶一个过去很坏、而现在却非常好的女人。这就是说,女性的“水性杨花”或不守规矩并没有受到男人的宽容,男人的思想 里面藏着这样一个为社会公认的观念:男人所娶的妻子必须在过去、现在以至将来都是纯洁的。

  在探问女性过去的时候,是轻描淡写地探问几句,还是穷追不舍,这就要看男方的性格了。个性阴险,心胸狭窄的男人,大概要粘粘叨叨,无尽无休,当女方“自白”了一件事,他就立刻追问第二件,作了第二件“自白”,就强迫她作出第三件“自白”,如此一步紧似一步,逼迫不歇。

  对男性隐瞒自己的过去而不讲真话也是女性的一种权利。并不是自己道德有问题。

  

相关文章

精彩图文